主页 > 评论方面 >直到基因让我们分离:痛苦的婚姻是怎幺构成的? >

直到基因让我们分离:痛苦的婚姻是怎幺构成的?

2020-07-26

直到基因让我们分离:痛苦的婚姻是怎幺构成的?

  研究显示,一种参与控制血清素的基因能预测我们情绪对人际关係的影响有多大,该研究可能是第一个将基因、情绪和婚姻满意度关联的研究。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心理学家罗伯特‧拉文森(Robert W. Levenson)原本想了解基因是否影响人们的爱情生活,他假设「负面情绪」应该会是伤害感情关係的主要因素,而负面情绪的产生应该与基因(例如容易愤怒的性格)有关。

  拉文森说:「我们一直尝试理解维持良好关係的秘诀,情绪始终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从1989年开始,他与同事开始追蹤156对中老年夫妻,每隔五年这些夫妻会定期陈述他们对婚姻的满意度,并在实验室里与伴侣互动。研究者根据他们的脸部表情、肢体语言、说话语气和聊天话题进行编码。

  但长期下来拉文森却发现一个预料之外的现象:在客观上看来同样不舒服的环境中,有些人感觉很痛苦,有些人却没有那幺痛苦,而不那幺痛苦的人成功延续了婚姻。但是,为何有些人遇到不开心的状况,却不认为自己在受苦呢?

直到基因让我们分离:痛苦的婚姻是怎幺构成的?

  具体来说,研究者发现这与一种名为「5-HTTLPR」的等位基因变异有关。所有人都从父母那里继承到这种基因,研究发现拥有两个短 5-HTTLPR 基因的人,当婚姻中存在很多负面情绪时,他们感觉婚姻很不幸福;如果存在很多正面情绪时,他们感觉婚姻很幸福。相比之下,只有一个或两个长 5-HTTLPR 基因的人,对婚姻关係的情绪波动则显得没那幺在意。

  研究人员发现,拥有两个短 5-HTTLPR 基因的夫妻,聊天时的情绪氛围与他们的婚姻满意度存在很强的相关性。另一方面,83%拥有一到两个长 5-HTTLPR 基因的夫妻,他们相处的情绪氛围与他们的婚姻满意度几乎没有任何关联。不过,这并不代表具有两个短 5-HTTLPR 基因的夫妻必定水火不容,只是这些人可能在一段良好的关係中共同成长茁壮,但也可能在一段糟糕的关係中共同受苦。

  西北大学人类发展与社会政策助理教授、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克劳蒂亚‧哈斯(Claudia M. Haase)说:「有两个短等位基因的个体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他们在环境(气氛)好的时候盛开绽放,但在不好的时候枯萎凋零。相反地,拥有一到两个长等位基因的个体对情绪氛围没那幺敏感。这两种基因变异本质上没有好或不好,只能说各有利弊。」

直到基因让我们分离:痛苦的婚姻是怎幺构成的?

  具有两个短 5-HTTLPR 基因的人的情绪较敏感和明显,当他们观看有趣的影片时笑得比别人大声,在尴尬的场面时也显得比较害羞,拉文森表示:「与其说它是一种『危险基因』,更确切地说法是『敏感基因』。」

  「5-HTTLPR」的长或短有很大差异吗?我们能单从肉眼判断吗?拉文森表明:「我们无法单凭肉眼判断,我认为这些基因变异所产生的性格偏向很微小,短等位基因的人的情绪反应只比其他人稍微大一点。但试想一下,如果在长达二十几年的婚姻中,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情绪产生,整体来说它确实或多或少产生了影响。」

参考报导:Aeon

图片出处:Sandra Elford@flickr、Jon Large@flickr


上一篇:
下一篇: